返回顶部

全面二孩一周年 生育意愿低何解?

http://www.scol.com.cn  (2017-01-04 10:10:02)  来源:央广网  
编辑:王了  

  央广网北京1月3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2016年1月1号起,中国正式终结了实施35年的独生子女政策,步入“全面两孩”时代。“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已满一年,但是,全国妇联日前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一半以上的一孩家庭没有生育二孩的意愿。

  全国妇联报告:53.3%一孩家庭没有生育二孩的意愿

  全国妇联儿童工作部与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检测协同创新中心从2016年4月开始历时半年,开展了“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对家庭教育的影响”调查。范围包括北京、辽宁等10省(区、市)的0到15岁儿童的父母。调查结果显示,有生育二孩意愿的为20.5%,不想生育二孩的比例为53.3%,即一半以上的一孩家庭没有生育二孩的意愿,发达地区尤为突出。

  全国妇联儿童工作部部长陈晓霞介绍道,此次调查结果显示,80%的父母在考虑是否生育二孩时首先是考虑公共服务因素,排在前四位的分别是:“孩子入园、升学的情况”、“婴幼儿用品质量”、“生活地区环境状况”、“孩子看病就医的便利程度”。70%左右的父母认为,“母亲的精力”、“家庭经济状况”、“孩子上幼儿园以前有人帮助照料”、“父亲的精力”等家庭状况也是影响生育二孩的重要因素。

  陈晓霞表示,由于生育成本、经济负担、照料负担等问题,相当一部分家庭存在“不敢生、不愿生”的现象。另外,调查还显示,已有二孩家庭和一孩家庭父母愿意生育二孩的动机主要体现在,为了“家庭的快乐与完整”、“陪伴第一个孩子”和“想要儿女双全”。同时,目前超过50%的二孩家庭对两个孩子的养育存在新的困惑,例如:如何与两个孩子建立和保持亲密的关系、如何处理两个孩子相处过程中的种种问题等,二孩家庭家长希望获得多样性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

  二孩生育意愿低拦路虎

  在吉林,卫计部门在二孩政策推出之初进行过生育意愿调查并由此推算出了相应数据,但政策实施一年,吉林省内实际生育情况并没有达到预计的比例。

  吉林省卫生计生委计生指导处处长姜国民说:“调查有意愿生育的是百分之十五点多,一般都有集中办生育证的情况,按照15%推算,远远超过现在这个数,现在办证的数,二孩领证是35480,预计办证起码有六万吧。生育的积极性不高,没有这个政策要这个政策,有政策又犹豫不想生了。”

  姜国民表示,放开全面二孩后,城市育龄女性应该是生育二孩的主力军,但现实问题让不少家庭有心无力:“现在符合条件大多数都是城市人,恰恰城市遇到的困难比较多,现在城市抚养的成本也高照顾孩子时间也有限,所以生育率低。再一个原因,现在生育的主力都是独生子女,独生子女生育意愿本来就很低,也没时间照顾,都靠老人,老人往往照顾一个以后不愿意去照顾了。”

  2016年,吉林省出台《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正案》,将产假延长到158天,在姜国民看来,新规等举措能否带动二孩生育仍待观望:“产假虽然受到欢迎,担心产假多了会影响妇女就业,这个也是从两方面考虑。现在虽然选择二孩的人不多,但这里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有的人生了之后,受到生育两孩的影响,很多人再随着生育,出现生育高峰,这个很难说,现在只能是观察。”

  尽管像吉林等地都出台政策规定,延长和保障职业女性生育前后的产假和相关待遇,但是对于很多职业女性尤其是已经生育过一孩的女性来说,由于所处的就职环境不同,生育二孩和工作事业成了她们纠结的一道选择题。

  我国全面放开二胎的政策给许多想要两个孩子的家庭带来了喜悦。河南郑州市民张女士一直想要两个孩子,但当她真正符合条件、可以生育二胎时,她又开始犹豫了:单位的岗位基本上一个萝卜一个坑,一般情况下,女性员工怀孕生子之后,原有岗位就会保不住。

  如果您的老板足够通情达理,生育二孩还能保证工作岗位,一些女性也高兴不起来。郑州市民陈女士和丈夫都是自由职业,他们的二孩刚出生不久。少了工作的束缚,但现在紧在他们头上的紧箍咒是,孩子谁来照顾、能否照顾好的问题:“我们小区都是这样,老人照顾孩子更多一些,一小区都是。他们都比较溺爱孩子,像我们觉得孩子你应该给养成讲卫生的好习惯,但他们觉得洗澡多了孩子感冒啊什么的,反正都不一样观点。”除此之外,二孩所带来的“经济压力”也成为生二胎的拦路虎。

  之所以全面放开二孩,是因为国家考虑到了日益严重的老龄化现象,养老压力迫在眉睫。政策虽好,可真正生育二孩时,大家需要越过的门槛也是一个接一个。媒体观察员王攀说,二孩政策如果想要取得更好效果,国家在政策上必须适当调整,减轻家庭负担和压力:“比如,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范围,因为即便是现在城市家庭上个幼儿园费用也是非常高的,即便是中产家庭承受起来也是比较困难,多一些公立幼儿园。当女性去生孩子的时候,收入岗位各方位会面临风险,应该给企业一些补贴,政策支持的方式,去缓解女性生二孩之后的风险等。”

  生育二孩配套社会资源紧张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2016年以来我国大城市不少三级医疗机构产科“一床难求”的问题突出。

  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副司长宋莉表示,要调整扩增服务资源,充分利用好现有医疗资源,例如通过医疗机构内科室间的床位调整,包括将三级医疗机构部分特需病房调整扩大为普通病房,尽可能地扩增产科床位:“通过实施分级建档制度,包括像建立孕产妇建档服务中心这些措施,合理分流和引导孕妇根据风险评估结果选择建档机构,缓解三级医疗机构产科人满为患‘一床难求’的供需矛盾。鼓励各地组建妇幼健康服务联合体,远程会诊,对口支援等多种方式,进一步提高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机构的服务能力。”

  首都儿科研究所研究员朱宗函表示,养孩子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家庭或者孩子父母的事情了。他提出了一些具体的想法建议:“事实上,现在越来越认识到,养育下一代不仅仅是家庭的事情,不仅仅是父母的事情,而是国家,是各级政府,全社会都应该支持的。家庭反映比较突出的问题是养育成本太高了,这就需要政府、社会来支持。比如,是否可以在小孩一定年龄的养育阶段,把个人所得税征收予以减免来减轻养育孩子家庭的负担等等。这次报告提出了很好的参考价值,那就是如何加强国家、各级政府和社会对家庭养育的支持。”

  影响二孩生育的因素中,照料负担也是其中之一。目前许多年轻父母,特别是生活在城市中的父母,普遍存在需要祖辈帮助照料孩子的情况,因此也产生了各种各样的不同看法。

  朱宗函研究员认为,祖辈代养现象目前来看是无法改变的现实:“至少在近一代两代甚至三代过程中,都是很难改变的现实。我们应该接受这个现实,不能总说老人带跟妈妈带相比怎样矛盾,是不是不合适等等。这就更需要我们的全社会,我们的家庭教育对这种情况有所支持。”

  目前,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二孩养育面临的问题尤为突出,当地相关部门也在为此积极进行各种调查研究,并结合当地实际情况提出意见建议。

  北京市妇联副巡视员孙凤兰建议:“一个就是提出政府制定行业标准和财政支持性政策,结合北京实际情况,第一步首先推动2—3岁托幼机构建设;第二个建议就是整合资源,鼓励符合标准的民办企业建设托幼机构。”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