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落月了!中国奠定探月国际阵营“第二集团”领先地位

http://www.scol.com.cn  (2013-12-14 21:46:30)  来源:人民网  

  9时许,我国的“嫦娥三号”月球探测器实现在月球虹湾区着陆。可以说,这一步已经意味着中国在国际探月的“第二集团”中奠定了领先地位。

  有人觉得美国人上世纪60年代就已经载人登月了,而我们的邻国印度今年也已发射了火星探测器。我们中国派出一个着陆器一个月球车,到底有多大意义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了解,航天探索主要分三大块——人造卫星、载人航天、空间探测。空间探测一般都是从月球探测开始,因为月球离地球最近,技术上也比较容易实现。其后才是火星探测、金星探测、木星探测等等,水星反而晚一些,因为水星离太阳太近。

  在探月方面,目前各国实际上形成两大“集团”。第一大探月“集团”就是美苏,整个人类探月分探月、登月、驻月,美国完成了前两步,也就是探月和阿波罗载人飞船登月。苏联在载人登月竞赛中,由于技术原因失败,没有成功,但是它完成了探月,包括绕落回三小步,苏联都完成了。

  第二探月“集团”就包括欧洲、日本、中国、印度以及以后要搞探月的像韩国、英国、德国等等,现在欧洲、日本、中国、印度都完成了绕月,欧洲是第一个——2003年欧洲发射了Smart-1号月球探测器,2007年日本发射了“月亮女神”一号探测器,同年中国发射了“嫦娥一号”探测器,2008年印度发射了“月船一号”探测器,它们都是“绕月”探测器。

  现在这些国家都在积极准备进行“落月”探测。可以说,绕月探测是对月球的一个“普查”,,落月探测则是对月球某一个区域进行“详查”——因为落月探测可以获得直接的丰富的月球探测数据,更深入地了解月球。

  我们国家在落月探测方面走在了探月第二“集团”中前面。我们先是发射了“嫦娥二号”作为先导星突破了六大关键技术,这次“嫦娥三号”落月我们又迈出了关键一步!!。

  当然,就整个空间探测来讲,“领先”二字我们还担不起。因为欧洲除了发射绕月探测器以外,它还发射了火星快车和金星快车,目前都在工作并且获得了大量的数据。日本虽然火星探测失败了——1998年的时候日本发射了“希望一号”火星探测器,很可惜在即将进入火星轨道的时候失去了联系。但是日本在另一空间探测成功了一次,那就是“隼鸟一号”小行星探测器,该探测器撞击取样并由返回舱带回样品。这项技术美国都没能达到,在奥巴马的探测小行星计划里,他们准备和日本合作。

  所以,今天“嫦娥三姑娘”落月,而欧洲、日本和印度的“落”月都还在计划未实施阶段,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在探月第二“集团”处于领先。但是总体来讲,在空间探测领域方面,欧洲还是处在领先地位,因为它还探测了月球,探测了金星,探测了火星。

  印度虽然搞了火星探测器,但是目前还只是发射成功,现在正在向火星的轨道行进。之前也有一些探测器在即将进入火星轨道的过程中,由于各种问题,最后没有进入火星轨道,也没有发回探测数据来,因而因为进入火星轨道其实是很难的。我认为,印度的这项探测政治意义大于科学意义,就是想在亚洲拿一个第一。因为,目前亚洲还没有一个国家成功探测过火星的探测器,也可以算是“剑走偏锋”。

  有人好奇落月与探测火星、捕获小行星相比到底谁更难呢?其实很难对比,因为各有各的难。印度探火星难在距离远,测控难,延时性长——延时可能能达到15到20分钟。但是印度的探测器只是围火星绕,没有落的任务。

  “落月”的难度在于,月球没有大气层,不能靠降落伞,也不能靠大气阻力减速,完全靠发动机,这一点就比较难。此外还要靠自主导航,因为整个落月的过程地面是没法控制的,需要靠制导导航与控制(GNC)。着陆那一下缓冲就更不用说了。我们还有一个月球车,涉及到月夜生存的难度,巡视探测的难度。我个人认为,总的来讲,我们的难度不亚于印度火星探测器。

  和日本捕获小行星相比难度又有不同。接近小行星不容易,虽然嫦娥二号已经接近小行星拍摄了,但是取样是比较难的,但是最难的其实是取样之后再返回地球。这么远的距离,你控制它,能返回地球,这个也不容易。美国目前也还没能从小行星上取样。

  事实上“嫦娥三号”的实施,为“嫦娥五号”无人采样返回奠定了基础。同时如果未来我国探测火星,这也是必要的准备工作,比如测控和月球车的经验都有借鉴意义。

  至于会不会有一天,中国人也真的登上月球呢?相信在完成此次的落月以后,未来一定有那么一天。

编辑:金婵娟 责任编辑:张超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