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白发书记”走红之后的烦恼

www.scol.com.cn (2018-11-20 08:18:17)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邓强  

11月16日下午,一张苍老的面孔,一头醒目的白发,让拟提名为云南省大姚县政协副主席的湾碧乡80后党委书记李忠凯火了。

这几天,他的电话被打爆,同样的问题,他往往要回答媒体很多次。有人开始向他推销养生药,从不联系他的函授大学母校,也突然邀请他参加本月底的校庆。

“我还很年轻,我经得起质疑。”11月17日晚间,在接受完一波又一波媒体的现场轮番轰炸后,李忠凯在办公室里,与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进行了两个小时的单独谈话,“外界觉得很奇怪,但我很无辜,也很无奈。”

去湾碧乡

看中他的基层工作经验

李忠凯出生于1980年8月,他的基层干部生涯,是从老家七街乡林业站开始的。

1999年底,李忠凯从楚雄州农业学校中专毕业,分配到七街乡林业站当一名普通的职工,2004年升任为七街乡林业站站长。2006年,大姚县实施乡镇体制改革,七街乡、仓街并入县城所在地的金碧镇,李忠凯担任金碧镇林业站副站长。2007年,李忠凯担任仓街村委会支部书记,后任金碧镇镇长助理,继而任金碧镇副镇长、党委委员、武装部长(三个职务一个人)。

李忠凯于2012年7月来到湾碧乡,该镇距离县城168公里,是大姚县最偏远的乡镇。

“当时湾碧乡正在建观音岩水电站,基层干部主要的任务,是水电站库区的移民搬迁工作。”李忠凯告诉记者,湾碧乡移民搬迁任务重,他之前在金碧镇主要负责征地、拆迁工作,上级将他调任至此,是看中了他这方面的工作经验。

看相貌

与真实年龄“的确有些差距”

翻看李忠凯年轻时照片,发现他“又瘦又嫩”。在当地,李忠凯“显老”则是一件同事们都习以为常的事。

在日常生活里,李忠凯对周围人的反应早已习惯,“就算年纪比我大的,叫我老哥的也居多,但我从不解释。”

李忠凯说,自己样貌显老,这在大姚县的干部队伍里是众所周知的事,从没想到会因这张照片引发关注。州委组织部的一名副部长认识他,评价其样貌与真实年龄之间,“的确有些差距”。

楚雄州政府新闻办在11月16日发布的《关于楚雄州州管干部任前公示李忠凯照片与年龄差距较大问题的说明》中提到,李忠凯的出生年月在全国干部档案专项审核中已经做过核实,在提拔前再次做过审核确认。

11月13日晚上10点左右,李忠凯将候选人相关材料提交完毕。11月14日大早,他返回湾碧乡。

接下来,他与县里的一个脱贫攻坚督查组会合,讨论湾碧乡的扶贫工作。这个督查组由县督察专员刘忠文带队,他们检查了冷山村委会至白坟坝村委会这条线路。

李忠凯回到办公室阅读前几天从县城带回的通知、文件,并等待刘忠文一行。下午,他们探讨了脱贫攻坚工作中存在一些短板,以及原来发现的一些问题是否得到整改。

11月14日晚开始,全力应对金沙江白格堰塞湖洪峰过境,是李忠凯主要做的事。这一阶段,有关的各种防范通知,从云南省防汛防旱指挥部等部门层层传达至湾碧乡。

李忠凯告诉记者,当时洪峰过大姚县境的准确时间在反复调整,“从11月15日晚上11点改到晚上9点,最后又提前到下午6点。”

压力大

“火”前那晚睡了两小时

湾碧乡有金沙江段56公里,主要流经巴拉村委会、腊务堵村委会、湾碧社区、纳那村委会,其中共有26户人97人存在被洪峰淹没的危险。

11月15日早上9点,李忠凯带领乡水管站站长刘开国、派出所所长徐华贵等人,依据省里的要求到巴拉、腊务堵两个村启动防洪预案。

当天下午5点多,云南省自然资源厅副厅长章吉青来到湾碧乡,督查湾碧乡的防洪工作,李忠凯陪同。不过,洪峰并没有在预期的下午6点过境,“吃晚饭时,上级又通知,洪峰来的时间延迟到11月16日上午9点。”

当晚,大姚县副县长汪光献召集湾碧乡的几个主要领导干部,继续开会商讨应付洪峰事宜。

23时27分,李忠凯刚躺下准备睡觉,派出所所长徐华贵打来电话,报告称上游的铁所乡的金沙江水位,在刚刚过去的20分钟里上涨了30厘米。

李忠凯判断,水位上涨的速度有点快,他带派出所所长等人,赶到多底河水电站,着手设置观测标识。

李忠凯于11月16日早上凌晨5点回到住所,7点10分,李忠凯起床陪同督查组的人吃了早餐。上级告诉他,洪峰完全安全过境的时间,是当天的早上9点。

整个上午,湾碧乡都平安度过,洪峰并未造成任何人畜伤亡,督察组离开了湾碧乡。

中午,李忠凯召集乡长与几个副乡长开会,他打算花两天,到纳那村委会召开一次村庄环境综合整治现场会。

很无奈

“我还很年轻”

但这项工作不得不推迟了。李忠凯在下午4点18分接到了县委组织部部长的电话,“要求我准备户口册、身份证、结婚证。”

楚雄州政府新闻办后来通报,针对外界质疑,为慎重起见,州委组织部又迅速进行了深入的核查,确认公示中的照片为李忠凯本人。

“客观事实如此,我还很年轻,我经得起质疑。”11月17日晚间,在接受完一波又一波媒体的现场轮番轰炸后,李忠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与记者进行了两个小时的单独谈话,“外界觉得很奇怪,但我很无辜,也很无奈。”

期间,他摁掉了几个陌生的来电,接到了函授大学母校邀请他参加校庆的电话,“他们之前从没给我打过电话。”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刘木木 发自云南大姚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