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夜贾跃亭许家印握手言和,恒大与FF中国签订重组协议

www.scol.com.cn (2019-01-01 14:06:10)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彭焘  

  2018年最后一天,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和恒大健康达成和解,持续了几个月的Faraday Future(下称FF)新能源汽车争夺战落下帷幕。

  恒大健康(00708.HK)12月31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已与时颖公司、Smart King三方签订重组协议,同意撤销及放弃所有现有诉讼、仲裁程序及所有未来诉讼的权利。贾跃亭方让出FF中国,恒大方则解除FF资产保全质押权与股权融资权,贾跃亭可在五年内回购恒大持有的32%FF股权。从第一年至第五年,相应行使回购权回购该部分股权的价格分别为6亿美元、7亿美元、8亿美元、9.2亿美元、10.5亿美元。

  时颖公司是恒大健康全资子公司,2017年11月,恒大健康通过时颖公司代持入股贾跃亭创办的Faraday Future,时颖公司与FF原管理层、贾跃亭本人组建合资公司Smart King,时颖公司出资20亿美元获取Smart King 45%股权,为第一大股东,Smart King全资持有“FF美国”和“FF香港”。2018年6月25日,恒大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而FF原股东以FF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获取合资公司33%股权,而剩余22%股权将作为股权激励预留给公司管理层。

  根据协议,双方所有原协议将终止,恒大无需再向FF注入资金,并同意解除现存质押。时颖公司以8亿美元获得Smart King32%的优先股权,并持有合资公司全资附属公司FF香港100%股份及重组协议协议项下权利,作价合共2亿美元;FF香港持有FF境内相关资产,包括FF中国和恒大法拉第等相关公司。

  恒大健康表示,签订重组协议可以使公司聚焦业务发展,同时支持合资公司融资和发展,“符合公司及股东整体利益”。

  同日,FF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发布了《关于FF和时颖公司签署新合作协议的声明》。声明指出根据双方所签订的协议,FF股权结构及相关股东对应的权益做相应调整,FF的资产保全质押权与股权融资权将获得释放,可分别用于公司未来的债权融资与股权融资。FF会继续在中美两大市场开展业务,通过中美双主场策略的强化来确保FF全球一体化运营管理。

  FF表示,新合作协议签署后,FF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将会快速推进。股权融资方面,此前多家来自全球各地的投资人对FF表达了投资意向,数家投资人已经启动了尽职调查;债权融资方面,由于全部资产保全已经解除,因此也有望取得突破性的进展。FF A轮融资投前估值24.5亿美元,投后估值调整为32.5亿美元。

  据悉,Smart King及其子公司截至2018年5月30日未经审计的账面值约为1.106亿美元。2016年、2017年两个财政年度的未经审计的亏损分别为5.69亿美元、3.396亿美元。

  1月1日,红星新闻记者向恒大和FF相关人士确认了上述和解信息。对方表示,陷入长期诉讼对双方无益。本次签订重组协议后,双方不再需要为诉讼仲裁而分心,可以在各自的业务发展中更加专注,这是实现双方利益的最佳途径。

  回顾许家印贾跃亭的FF爱恨情仇

  许家印与贾跃亭的FF爱恨情仇源于2017年乐视巨变后贾跃亭败走美国造车。在FF资金告罄后,贾跃亭多次赴在境外及香港地区寻求融资,最终牵手许家印的恒大健康。

  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许家印实控的中国恒大向恒大健康提供67.5亿港元(约合人民币56亿元)的三年无抵押贷款,用于收购中誉集团主席赵渡旗下的香港时颖有限公司100%股权,从而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公告显示,时颖公司已向Smart King Ltd投入8亿美元,根据协议,恒大健康将于2019年12月31日之前、2020年12月31日之前分别投资6亿美元和6亿美元。

  然而“造车梦”只持续了不到四个月就宣告破碎。

  10月7日晚,恒大健康发布公告将双方问题公布于众。公告称,恒大健康支付给贾跃亭实际控制的FF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对方要求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同时,贾跃亭方面已于10月3日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10月8日,FF发表声明宣称,其试图摆脱恒大的唯一原因是,“投资方恒大单方面对于与FF母公司早前所签订的投资合约条款出现多条违约”。FF还在随后的公众号文章中详细叙述了恒大健康未履行财务承诺、预量产准备就绪等内容。

  随着FF与恒大健康矛盾的激化,双方“联姻”后的子公司——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2018年7月更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广东)有限公司”)耗资3.641亿元,用来建设FF中国电动车制造工厂的土地,其建设进度也十分缓慢。10月8日,红星新闻记者曾到位于广州市南沙区万顷沙镇的施工现场实地探访,发现工程尚处于软土路基处理阶段。而对于外界盛传的广州FF工厂无进展,10月15日,南沙区政府知情人士称,南沙工厂项目建设照常推进,具体建设情况以项目业主方公告为准。

  10月25日,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对FF申请的紧急救济仲裁进行了裁决。恒大健康公告显示,仲裁员驳回Smart King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于较早驳回Smart King突然提出的解除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同时,FF也发布声明称,针对恒大健康的紧急救济申请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仲裁员裁决恒大不能再阻止FF从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但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双方知情人士均称,最终仲裁结果将在几个月到半年后宣判。

  11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时颖公司对贾跃亭和合资公司Smart King提出仲裁全面反诉,要求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履行合约。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强行赶走时颖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时颖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时颖公司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

  对此,FF方面11月8日回应称,公司在第一时间履行相关协议约定的义务,并不存在FF违约的情形。由于恒大拒绝履约,导致上述协议事实上已经无效和自动终止。

  11月29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时颖公司收到紧急仲裁结果。紧急仲裁员全面驳回合资公司剥夺时颖公司对合资公司的资产抵押的申请。

  如果不和恒大健康和解,FF再融资之路基本被封堵。据媒体报道,12月份,FF通过邮件向全体员工宣布,由于投资方恒大健康的支付款项未能及时到账,导致FF正在面临财务困难。FF因此被迫将对全员降薪20%,同时开始裁员。公司创始人兼CEO贾跃亭将只领取1美元年薪,并已与新融资方展开洽谈。

  这场争端直到2018年的最后一天,以贾跃亭让出FF中国告一段落。而在今年8月恒大法拉第中国的揭牌仪式上,董事长彭建军曾称,要尽全力确保FF91在2019年第一季度按时达到量产的目标,如今看来已经基本不可能实现这个目标。

  成都商报 红星新闻记者 吴丹若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