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城市年轻人搬家成常态 “58到家”放心搬家服务助用户解放双手

2022-09-22 15:34:38来源:四川在线编辑:覃贻花

对于在大城市租房打拼的年轻人来说,比找工作更麻烦的是找房,比找房更累人的是搬家。

换工作之后距离太远、房东要卖房、合租室友难以忍受、升职加薪想要改善生活环境……年轻人搬家的理由有千千万,心酸却大抵相同。

结束繁忙的工作后独自找房,打包、搬家、布置新家,完成这套动作至少需要一周以上的时间。

每次租房、搬家,似乎都像把生活推倒重来。

潮湿的地下室

2012年,林雯倩在北京一家传媒公司找了份工作,刚拿到毕业证不久的她没有谈薪的筹码,工资2000元。为了能压缩租房成本,她在距离CBD仅有一站的双井租了一间月租500块的地下室。

由于灯光昏暗,每次从室外走进地下室,眼睛都要适应一会儿才能看清东西,空气里混合着潮气、方便面、洗发水的味道。

“那段时间,我都不好意思把租的房子称为家,不工作的周末基本都泡在书店。”

顺利转正后,林雯倩因表现出色,到手工资涨到了3500元。“刚知道自己要涨工资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马上搬家。”但她一开始的兴致勃勃,最终还是败给了干瘪的钱包。

为了省钱,她租了一套半地下室,月租1000块,跟之前自己住的地方只有一站公交车的距离。“十分钟打好包,一个29寸的行李箱和一个书包就是我全部的家当。”林雯倩说,虽然新家多数时间依然晒不到太阳,但想到搬出了憋屈潮湿的地下室,她还是开心了好久。

第一次拥有朝南的窗户和独立的阳台是在2015年。

从上家公司辞职后,拿着30%涨幅的薪资,林雯倩搬到了远离市中心五环外的“阳光房”,代价是一堵隔断墙,还有更短的睡眠时间。

这间12平方米的小屋原本是客厅的一部分,因为有独立阳台,房租和隔壁的正规次卧价格相当。但住久了地下室,林雯倩“一下就被阳台击中了”。

学不会的“断舍离”

冲动签约后,搬家又成了难题。“北漂”三年,她的行李多了电饭锅、小冰箱、扫帚拖把,还有五六个大编织袋。

她花200元叫了小货车搬家,但师傅开口要加价500元。拒绝搬家师傅后,她一个人从没电梯的五楼,爬上爬下搬了五六趟。中间,袋子因为质量差撕出一个口子,里面装的瓶瓶罐罐漏了一地。

搬到新家的第一天,林雯倩的行李只拆了一半,就直接累到睡着了。

摆上绿植、在床头挂上装饰画,楼下还有充满烟火气的小吃摊。在隔壁房间住进新室友之前,这个房子曾是林雯倩到北京后最满意的住所。

“室友经常半夜打游,有时还气急败坏砸键盘说脏话,经常带喝醉的朋友回家住。”遇上频繁制造噪音的室友,“隔断房”不隔音的弊端就暴露出来了。

更糟的是,有次半夜去卫生间,她还撞到被室友带回家的陌生男子。跑回房间后,她果断拿手机搜索附近的房源,“一定要搬家”!

因租房遇到各种不靠谱,毕业五年内,她搬了八次家。

第九次搬家时,林雯倩的朋友忍不住对她说:“看你打包的手法,熟练得让人心疼。”

跳槽到互联网大厂后,林雯倩的租房预算“水涨船高”,从合租次卧搬到带卫生间的主卧,新找的房子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整租一居室。

除了搬家费体力,整理行李也是件苦差事。和朋友去丽江旅游买的没戴过的手串,某次看直播激情下单的高颜值面包机,还没拆封的香薰蜡烛……每件“美丽废物”都在提示她过去的“冲动消费”,在搬家时成了累赘。

“扔又舍不得,搬又搬不动,永远都学不会断舍离。”林雯倩第一次有了失落感,时刻等待搬家的感觉糟透了。

还没等她伤感结束,公司领导一个电话打过来,前一天的方案要重写,十万火急。看着满地散落的行李,想到第二天必须搬家,林雯倩束手无策。

“那时候已经晚上7点多了,在朋友的推荐下,我体验了一次58到家的放心搬家服务,真的很香。”

在平台预约后,很快两个穿着绿色工作服的搬家师傅上门了,麻利地将家电、易碎物品分门别类放到不同的纸箱,并将硕大的棉被和冬季衣服抽真空分类打包,用黑色马克笔标记好。

到了新家后,看着师傅把物品一一还原,她长舒了一口气,“在搬家这件事上,我也算苦尽甘来了”。

从毕业到工作,对于大城市“漂泊”的年轻人而言,更换住所虽早已司空见惯,每次搬家似乎又承载着复杂而多样的情绪,驱动着人生的重要选择。58同城希望解决人们生活中的小麻烦,持续帮助年轻人租房更省心,搬家更省力,助力早日过上美好的安居生活。

    编辑推荐